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双玉穿上棉袄,在大穿衣镜前面走了几步,举举胳膊,比比出手。周兰过去,帮她把衣襟的皱纹抻抻平,又唠叨着说:“你要自己有志气,做生意嘛,要巴结点儿,知道吗?在我的眼睛里,不分亲生不亲生,都是我女儿。你只要学得到双珠姐姐,大先生、二先生多少衣裳、头面,随便你喜欢哪一样,只管拿去好了。要是像双宝那样,就算是我的亲生女儿,我也不愿意给她呀!”
  • 将近三点钟光景,子富才让小阿宝通知外场去叫两辆马车来。赵妈打来洗脸水,请翠凤洗脸。翠凤叫金凤也打扮了一起去。金凤答应了一声,和小阿宝也到对面房间去洗脸。翠凤只淡淡地施了些脂粉,越发显得丽质天生,顾盼非凡。打扮完了,自去床后小解。赵妈收起妆奁盒子,从衣橱里取出一套衣裳,放在床上,随手带出银水烟筒,这才自己去换衣裳。
  • 这时候,出局的倌人们已经散去,黄二姐看见子富,报说:“罗老爷来了。”朱蔼人说:“我们都要吃饭了,你才来!”子富说:“那么咱们再豁两拳。”云甫说:“你倒有趣儿去了,知道我和蔼人喝多少酒?”子富笑着告了失陪之罪,就叫上稀饭。其实什么也不想吃,不过是意思意思,点到而已。
  • 子富叫高升跟着,出门到尚仁里口,见停着两辆皮篷马车,自己坐进前面的一辆,随后赵妈手提银水烟筒前导,翠凤和金凤手牵手地慢慢走来,坐进了后面的那一辆。高升也登上了车后的踏镫。赶车的一声吆喝,两辆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地往前奔去。翠凤生气了,走过去揪住珠凤的耳朵,把她从交椅上摔下地来。
  • 正好赵妈来催,说:“马车到了。”翠凤这才丢开手,拿起床上的衣裳来看了看,皱着眉头说:“我不穿它!”叫赵妈打开衣橱,自己选了一件织金牡丹盆景竹根儿青杭宁绸棉袄穿了,再添上一条膏荷绉面缎脚松江花边的夹裤,又鲜艳,又雅净。子富瞪大了眼睛只顾看,赵妈过来连问了两声“可要穿马褂”,都没有听见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披上马褂,说声“我先走了”,就下楼去。
电话
www.hlte.net.cn
页面,推荐使用这种方法 exit(); } ?>